佛山废品回收热线138 2775 7809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拥有自己厂房面积20000多平米的工厂。

南海黄岐废品回收网,废品回收大军纷纷“退伍”“破烂王”难觅

文章出处:网责任编辑:作者:人气:-发表时间:2014-4-10

废品回收大军纷纷“退伍”“破烂王”难觅

 南海黄岐废品回收网:卖废品是老百姓生活中常遇到的事,近年来,废品回收大军纷纷占据居民小区,这些废品收购站把回收来的杂物摆放一地,有的还散发出难闻的气味,给附近居民生活造成很大影响。居民们反映,每天喇叭声、吆喝声此起彼伏。此外,废品收购人员流动性较大,不易于统一管理,给社会造成了不安定因素。

  对黄岐废品收购行业进行统一管理势在必行。建议哈尔滨市加快建设社区废品回收亭站,以静态回收取代动态回收,对废品收购行业进行整合,对收上来的废品收运、整理、暂存和中转。还可计划建设龙头交易中心,集中收购全市的废旧物资,这样不仅有利于循环经济的发展,还能从根本上杜绝废品收购站扰民现象。还居民一个安静、整洁的生活环境。

近年来,废品回收生意惨淡,不少“破烂王”表示,收购100斤废纸还赚不到10元钱,生意难做。4月8日,了解到,废品收购价格在起起伏伏中走下坡路,今年更是跌到了历史最低点。黄岐废品回收行情各类废品的收购价均有所下跌,其中废纸、废铁等的收购价格每斤下降了两毛左右,废铜收购价同比每斤下降5元。不少“破烂王”表示要回家务农。

 

市民 “破烂王”难觅,废品堆在家中无人收

 

“以前前面拐角处就有收废品的人,一吆喝就过来了,可现在到处找都找不到。”4月8日,家住奎文区松鹤园小区的赵女士说,她家攒了不少废纸壳和旧报纸,一直想处理掉却找不到买家,“原本总有一辆收废品的三轮车停在附近东盛广场前面,往东走不远也有一个,昨天、今天我都去找过了,发现都不在”。

 

8日上午,黄岐废品回收位于奎文区虞河路与北宫东街交叉口附近的一家废品回收站,遇到了推着自行车前来卖废纸的郭女士。“前几年收废品的人整天在小区内转悠,而现在越来越少,一个星期以来我一个也没遇到。”郭女士说,无奈之下,她只好自己到废品回收站卖废品。

 

郭女士表示,她亲自到废品回收站卖废品,一方面是因为“破烂王”少了,另一方面是为了多卖一点钱。

 

“收废品的人上门收,每斤也就能卖两毛钱,而我来着这里每斤能卖4毛钱,每斤多卖两毛钱。”郭女士家距离废品回收站不远,“来这儿很方便,如果离得远就不值得跑这趟腿了”。

 

在接受采访时,不少市民反映,近来“破烂王”上门的次数越来越少,而且收购时挑挑拣拣,废品少了就不上门。

 

调查 一斤废纸壳赚不了一毛钱,量小不收

 

当天中午,在奎文区名仕花园小区附近遇到了正在收购废品的陈京廷。陈京廷驾驶着一辆蓝色电动三轮车,车斗里放着一台冰箱、一个煤气罐和几个纸盒,这是他奔波一上午的成果。

 

“这个旧冰箱是花50元钱收的,一倒手也就能赚10元钱;收购这个煤气罐花了20元钱,一来一去能赚5元钱;这些废纸壳压根挣不了几个钱。”陈京廷说。

 

随后,与陈京廷一起来到名仕花园小区。陈京廷说,他从事废品回收行业已经近10年了,有自己固定的客户群。只要客户打电话,他就会上门收购,省去了在路上招揽生意、等活的麻烦。陈京廷翻开自己的笔记本看,每一页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电话号码。

 

“这个小区有名业主在前天给我打电话说要卖废品,这不今天才有空过来。”说着,陈京廷走进了该小区警卫室,只见地上堆着一堆废纸壳。陈京廷戴上手套麻利地掂量了一下说:“这些也就能卖两元钱,太少了不值当。”由于废品太少,他不打算收购。

 

“可能是我来晚了,业主已经卖掉了。”陈京廷说,像这种情况他一般不会收购,收10斤废纸壳挣不了一元钱,还要跟业主谈价格,太麻烦了。

 

“这种废纸壳的收购价为每斤两三毛钱,倒手一斤挣不了一毛钱,如果早知道是这种情况我就不跑这趟了。”陈京廷透露,现在好的硬纸壳收购价在每斤三毛五分钱左右,档次差的在每斤两毛五分钱左右,他卖到废品回收站每斤能挣七八分钱,也就是说收购100斤废纸壳也挣不到10元钱。对于废品量小的客户,他现在很少上门收购。

 

“酒瓶、废纸收购一大堆也赚不了几元钱,我更愿意收购废铜、废铁,一斤能赚一元左右。”陈京廷说。

 

影响 每天赚钱越来越少,不少人无奈转行

 

“现在买卖不好做,许多同行回家务农或到劳务市场干零活了。”陈京廷说,自2009年以来,废品回收行业每况愈下。“2008年,废纸收购价在每斤1元多钱,2009年跌到了六七毛,过了一两年稍微涨了涨,之后一路下跌,现在已经跌到两三毛钱。”陈京廷表示,废品回收行业会变得越来越萧条。

 

就去年的废品回收价格来看,废纸壳、酒瓶、易拉罐等收购价都有所下降。“废纸、废铁的收购价每斤下降了两毛左右。废铜跌价尤其厉害,每斤下跌了五六元钱。”陈京廷说,2013年废铜的收购价为每斤20元、21元,倒手价是22元、23元,平均每斤能赚两元钱;2014年,废铜的收购价为每斤15元、16元,虽然倒手每斤仍能赚两元钱,但收购量却大不如以前。“以前我每年大约能收1000斤废铜,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今年也就能收500斤。”陈京廷说,废品回收行业景气的时候,他每天能挣100多元钱,而现在能挣70元就不错了。

 

随着行业变得萧条,“破烂王”赚钱越来越少,不少人选择转行。与经常在奎文区文化路与东风东街交叉口附近收购废品的陈先生取得了联系。陈先生的老家是临沂,他说,他目前已经不再收购废品了,而是回到老家种花生。当询问原因时,他表示:“还能有什么,挣不着钱呗。”

 

受成品降价影响

 

“需求决定市场,现在成品价格降低了,回收价肯定要下降。”在潍城区豪德贸易市场经营建材生意的赵永和说,钢、铁、铜等废品收购价格下跌严重,要从成品销售方面找原因。

 

赵永和表示,上游楼市萎靡,直接影响下游钢铁等成品的销售,需求下降,价格自然就降了。原料周期性淘汰产生的废品,收购价格肯定也会降低。在整体经济形势影响下,一些制造业、包装业可能会关门歇业。废品收购后没有销路,会导致价格一跌再跌。

 

“回收废品需要人工和成本,对企业而言,直接用原材料加工的成本与使用废品相差无几,废品回收行业只会越来越萧条。”陈京廷说。

 

没人再干这一行

 

“好纸壳38斤,4毛2分钱一斤……”8日下午,在位于奎文区虞河路与北宫东街交叉口附近的废品回收站遇到了前来卖废品的“破烂王”王明志。“这种厚实的、没画的4毛多一斤;这种次一点的,2毛多钱一斤;旧报纸4毛钱一斤。”王明志忙活了一上午,总共收到了100多斤废纸和废纸壳,总共卖了30元钱。除去20元左右的收购成本,王明志实际挣了不到10元钱。

 

如今65岁的王明志已经收购废品十几年。“我上了年纪,别的干不了,出去打工一天怎么也能赚百八十元。现在年轻人不愿意干这一行,很多同行也纷纷转行,我看这一行快干到头了。”王明志说,他的孩子明年就大学毕业了,到时候自己就可以“退休”了。

此文关键字:

同类文章排行

最新推荐文章

图文信息